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员工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员工文学
一百四十六根梅花桩
访问数:141      发布时间:05-15   

       中原铁军,在这支中铁电化局下劲旅砥砺奋进的征程上,这支劲旅南征北战,从白雪皑皑的唐古拉山到风光旖旎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从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的万里边塞到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东南沿海,从千里冰封的松花江畔到风花雪月的彩云之南,到处留流传着这支铁军的传说,他们完成了一个个又一个以艰难浩瀚的工程,成就了一项又一项的传奇,作为这支铁军的细胞,每一个人都是一部写满着故事的书,在大时代的背景下,他们身上折射出来的闪光点都藏着一个个让人动容的故事。
       说一下他的故事吧 !
       他的故事很长,长到从三公司二段成立之前就已经开始了,那时候刚开始接电缆的那批人他是最早的一批,后来开始接光缆,他也是最早的一批,他从二十二岁就开始为电气化工作,直到现在退居二线,他今年 63岁。
       这三十三年之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也许我浅薄的辞藻是难以表达出来的,因为那是一个人的成长史,也是一部三公司二段的发展史,是一部用时光书写的漫长的故事,因为它跨越了青春,从青年到壮年再到中年,这里面的有太多的酸甜苦辣,也许为电气化奉献的每位老职工都体验过,那段时间有我们的成长,有我们的辉煌,我没有亲身经历过,而我现在只把我的所见所闻所感讲述给大家听。
       第一次见他是2009年在武夷山里大溪隧道口的大桥上,我们在桥上穿光缆。 那时候二月份刚刚开始开工,我们就已经到了武夷山,那是印象中峰福线的第一盘光缆。
       那个下午,天气很晴朗,早春的阳光让人感觉很温暖,在桥上映入眼中的是满眼的绿色。他穿着项目部刚刚发的蓝白相间的迷彩服,戴着安全帽的头发下面有一点卷,眼睛看起来很有神, 职工和民工在一起穿放光缆,当时穿到桥上的既有槽,避车台上的不太好穿,时不时就穿不动了。他很活跃,见到民工有穿不动的地方他就带头儿把光缆抽出来,换个方向开始穿,穿过去以后立马换到下个地方,他就这么不停地在前面带动着那边的队伍,用他的声音和手势,年已54岁的他是那么有激情,那天下午感觉整个队伍士气都很高昂。
       第二次见他是在武夷山驻地,他拎了一个行李箱,带着脸盆儿和安全帽,做捷达车出去了,以后就没有见过他,直到后来到了江西永平以后,才知道他提前到这个地方安排以后人的住宿,他在永平负责物资和后勤的,我们从武夷山到永平的那天天上下着大雨,到了之后又停电了, 大厨唐凤阁师傅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其中有一个菜是师傅从老家带来的腊肉,他冒雨买来了蜡烛,当时一群并不熟悉 但即将走在一起为了一个目标的共同努力的人在摇曳的烛光中一起分享着带着很浓郁的川菜气息的晚餐,很丰盛,很美味,即使八年后的现在想起来仍然觉得那个晚餐的香味还萦绕在身边。
       以后慢慢的开工了 ,工程进度逐渐加快, 三月到六月的时间里,上饶这边的天气好象是泡在雨里一样,在雨中我们常常放光缆,运标桩,看民工挖沟,大雨都挡不住我们的进度,也挡不住我们的热情,我们有着一往无前的精神!多少次看到他混身湿透和我们一起奋战在第一线上,多少次他在运送水泥槽和标桩到目的地之后他靠在墙边已经沉沉地睡去,然后短暂的几分钟休息之后又迅速地起来去完成剩余的工作, 多少次在我们回去之后开始休息的时候他又在忙了一天之后开始在永平镇上大大小小的五金店里购买第二天工作时所需要的各式各样的工具和材料,已经记不清楚了。在印象里看到他的身影是那么地忙碌,时间对于他来说都是那么地宝贵,好象每一分钟如果闲着过去了就好象是在浪费生命一样,匆匆忙忙地脚步带着一点很平和的声音,让人感觉到倍感亲切和踏实,到现在我明白了那是老一辈电化人骨子里面带出来的性格,那是电化精神后面拥有的柔软的心。
        一次,陈家寨至永平区间,大雨过后, 路基下沉,影响到行车安全,项目经理刘红强立马带人进行抢险,在那边不足三十米的路基上,打了一百四十六根梅花桩,他一直挥动着大锤,脚踏烂泥,弯身如弓,嘴里不时地喊着雄混的“嗨”声,忘我地在雨中挥舞着,即使浑身早已湿透,水珠顺着他的脸颊画出不规划的轨迹,分不清哪些是雨水哪些是汗水,他和同事们连续工作八个小时,雨时而舒缓,时而密集,不断地考验着这段路基,密集的雨中,我看到一群人中的他在用力地挥舞着大锤,仿佛不知疲倦一样。回来的时候他的胳膊上带着伤,一道血红的口子,他贴了个创可贴就说没事儿了,脱下鞋子的时候,看到他的脚由于在水里浸泡时间太长都已经白的发肿了,他揉了揉脚掌,拿块布轻轻地缓缓地擦了擦脚。
       “师傅,去洗个澡吧!现在你身上上下都湿透了,今天的活太艰巨了。”我对他说道。
       “我不去了,先休息儿会,刚才不觉得,现在有点瞌睡。”他一边笑着摆摆手一边倚在床上,说话的声音显得无力。
       “好的,师傅,你先睡会儿吧!我出去补个资料。”我出去的时候悄悄把门带上。
       再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沉沉地睡去,他的呼声很大,平时没有那么大的呼声,打桩耗费了他所有的力气。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他们搬运重物的时候他带着大家喊号子声,那声音低沉而有穿透力,从他的胸腔里发出来,低沉地合在一起,那是冰冷雨中有温度的声音,他的脚趾用力地抓紧斜坡上的泥土,脚掌弓了起来,一步一缓有节奏地发出号子声,声音越来越大,在漫天冰冷中雄壮地响起,一声强过一声。
        平时装卸钢管、光缆、给角钢刷漆的时候, 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他工作的劲头甚至年轻的同事都自愧不如,他用着简单易懂的道理给我讲着OTDR的工作原理,他教会我使用万用电桥,他详细地告诉我们摇表的使用方法,不厌其烦的讲解直到你懂了为止,他教我们每件他知道的技术,他毫不吝啬,他总是面带着微笑用一种和蔼的语气和我们讲话,他用他的言传身教告诉了我们一个电气化人的坚持、务实、乐观和一种艰苦朴素的精神,这种精神可以鼓舞着我们身边的每一个同事克服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这种精神在以后也会继续鼓舞着我去面对艰苦的环境,我会少一分焦虑,多一分从容,少一些抱怨,多一些实干。
       他是一位很普通的职工,他叫舒燕林,他是中铁电化局三公司二段永平驻地资格最老也是年纪最大的师傅,他没有任何架子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电气化传下来的优秀火种,慢慢地传递到我们每一个人的手里,他在坚守……,坚守着一份责任,坚守着一份信念,坚守着从1977到2010这份平凡的卓越…………



作者:文:黄俊伟  来源:第九项目部

上一篇:有志者事竟成

下一篇:五一颂

通信分公司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