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员工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员工文学
我和企业共成长
访问数:128      发布时间:09-10   

       我叫李彦伟,1987年7月,从河北衡水铁路电气化学校毕业,分配到铁路电气化工程局第三工程处第二工程段(现称为三公司通信分公司),三十二年,弹指一挥间,在这当中,见证了三公司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经历了从建设普速铁路向高速铁路、城市轨道交通等领域的迈进。也从一位风华正茂的青年变成了一脸沧桑、满头银发的老电化人。青春虽已渐逝去,但经过三公司一代代电化人的无私奉献和坚守,一条条通往国内外的电气化铁路使“天涯若比邻”不再成为心中愿想,公司正朝着建成行业内数一数二标杆企业而大步迈进,我的内心感到无比自豪。

考进技校迈出电化人生第一步
       1984年,适逢应届初中毕业生能参加考技术学校招生考试,还定向分配,在当时是有很大的诱惑力的,我有幸参加了考试,结果很幸运考上了。报志愿的时候,家里面都鼓励我报衡水铁路电气化学校,一是考虑自己的分数和学校招的人数;二是考虑铁路职工坐车的优越性;三是电气化的名字很响亮;四是根据当时的情况能到铁路部门上班,那就相当端上了铁饭碗。1984年9月我登上了前往河北衡水的列车,迈出电化人生的第一步。
技校毕业走进电气化大门
       1984年9月——1987年7月,告别三年的学校生活走进铁路电气化工程局第三工程处第二工程段大门,由于所学专业原因,我们一批27人被分一、二、三工程队,我被分配到第三工程队上班。当时三队的驻地是在洛阳,刚到三队的时候,正赶上一批接班的也分到队上,由于人多专门成立青工班,由师傅林勇当工长,每天工作就是处理一些尾工和剩余电缆沟开挖、电缆引入及回填,从此拉开了我三十二年电气化生涯的序幕。
二十世纪电气化的生活和工作
       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三公司二段主要修建了陇海线、怀大线、郑武线、大秦一期、二期、鹰厦线、京承线、宝中线、京九线、西宝高速、石长线、南同蒲线、西格段、武广光电缆改造等国家和地方重点工程,足迹遍布东南西北。“苦、乐”二字概括了八十年代二段人的工作和生活。当时干一个工程,三个工程队在一起要干三年。由于是工程单位,当时的行李都是自己带的,装行李和换洗衣物的箱子,是用电缆包装板简单钉的。住的是自己搭建的简易房,洗澡是到锅炉房用铁桶接热水,提到一个简易洗澡间里洗澡,由于当时没有暖气和空调,冬天嗖嗖的北风常把我们从梦中唤醒;夏天,一张凉席,一把蒲扇,时不时还有一些动物界的好朋友伴我们入眠。
       当时的送工车都是卡车,四周带有栏杆的,转移工地的时候都是把床立在四周,然后把个人的箱子按照大小放好,再用绳子绑紧。食堂有南、北厨师,主食有面条、米饭、馒头,菜的品种也基本保证5个以上,员工自己买饭、菜票,根据自己的口味选择早中晚餐。食堂还养猪、种菜,每逢过重大节假日都要杀猪,职工围坐在一起庆祝节日是当时最热闹的重头戏,饭后都在电视房内看电视,生活得非常惬意。
       每个队有约130人,那时不分男女,干的都一样的工作。由于当时是计划经济时期,所有施工项目基本都由职工完成,挖沟、敷缆、打地线、水泥槽和标桩搬运等,因此出现了一起挖沟挖成了夫妻!一块接头接成了两口子!当时的工资不多,但物价非常低,养家糊口足够。想家的时候写封信,有急事发封电报,回家乘车不用买票,只要有往郑州方向去的火车就可以上,每位职工每年都有一张至少跨列个铁路局的乘车免票。工作和生活虽然艰苦单调,过得非常真实、美好!
       记得刚到单位的时候,队领导和师傅就对我们讲:要想在工程单位干好工作,一是尽快适应工程队的生活环境;二是要做好吃苦的准备;三是干哪项工作都要用心去学、去做;四是要尽快掌握通信相关操作技能和理论知识;如果这四点都做到了就会成为一名合格的通信工人。
       八十年代,通信用的都是长途对称电缆,接头需要焊套肩和灌环氧,最后用套管封起来,为了学会低温焊和高温焊。我们几个刚分来的就利用业余时间,在驻地练习电缆低温和高温封焊操作技能。低温焊不好掌握,要求2分钟内必须完成,否则,就会因为时间长,烧坏里面电缆绝缘层,造成电缆绝缘不好,影响电气特性。要想学会封焊必须先学会怎样正确使用喷灯,我们几个就找来一节废电缆,去掉外面的电缆皮、钢带和塑料,用喷灯加热,棉纱清洗擦拭铝管上的沥青层,两端用支架固定牢固(这是在练习),用钢丝刷在需要焊接点进行网状打磨,用喷灯在焊接点处均匀加热,直至低温底料能均匀涂在焊点,再用铜丝刷进行揉磨,充分让低温底料密附在焊点处,然后进行底料二次涂抹,最后用低温焊锡在焊点处进行焊套肩。为了节约原材料,练习主要在铝管上焊算盘珠子,由于初学使用喷灯不熟练,时常会发生身上汗毛烧了,衣服被烫个洞,胳膊和腿被烫伤的现象,但我们几个都坚持下来了,没有被困难吓到。由于自己勤学苦练和老师傅的谆谆教诲,终于掌握了这在当时算是比较“高科技”的低温和高温封焊操作技能,这为我后来在线路上参加电缆接续施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干郑洛中后期、大秦的时候,依然属于是计划经济,没有雇佣劳务队,挖沟、敷缆、搬运水泥槽和标桩等体力活,仍由职工自己干的,当时挖沟定额是每人每天10米,沟深为1.2米(普土)。记得非常清楚,头一天领好自己的武器——铁锹加洋镐,第二天一早点完名,林工长就到我们青工班十几个人坐车来到施工现场,按照定额要求划分了各自施工区段,因为以前没干过,第一次感觉得很新鲜,也没有按照劳动保护要求,没戴手套就开始了,不一会儿手就磨出了水泡,但我咬牙坚持,没有叫疼叫苦,更没有因此请过一天假。尤其在炎热的夏天,挖沟的时候,发的军用水壶装满水都不够喝。有时每天除了把自己的挖沟任务完成,还会帮助其他人,这就是前面说的帮忙挖沟成了夫妻。记得在郑洛线第一次搬运水泥槽的时候,是在黑石关大桥,当时用肩扛,还要爬上一段护坡,林工长说扛水泥槽一定要不能急,扛不动就放下来休息一会儿。我们几个都认为搬几块这还用休息吗,水泥槽一上肩,才懂得林工长说的意思了,一块水泥槽得有五六十斤重,而且扛起来特别磨肩膀,关键是又要上护坡,还要在路肩上走一段才到地方,一干就是一下午,晚上回到驻地,连斗嘴皮子的力气也没有了,吃过饭都回去休息了。回家休假的时候,父母拉着满是老茧,望着被晒的黝黑的我,心疼不已,因为我在家时老小,家里就我一个男孩儿,从小都没吃过苦,父母就不时地劝我:“不行咱回来吧,随便找个离家近的工作干”。我对父母说:“没事,在这儿干挺好,又是铁饭碗,待遇也不差”,在我休假结束赶往工地的时候,父母拉着我的手再三叮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通过郑洛线、大秦线、郑武线和怀大线的磨练,我变得强壮和成熟了。
       进入九十年代,开挖回填电缆沟和敷缆基本都是由民工队干,职工基本就是带工,在现场负责好开挖径路选择、注意沟深质量和民工安全以及青苗补偿工作。我在1995年底参与了新建大京九(孔垄至蕲春)的铁路建设,三队领导安排我去带一伙四川的劳务队挖沟,由于大京九是新建铁路线,并且是革命老区(属于大别山区),铁路沿线没有住宿和吃饭的地方,我就在民工队住的附近找老乡的家住。湖北的冬天,气候阴冷且潮湿,老乡家的棉被有限,就把发的军大衣盖在棉被上,实在太冷就合衣而眠。洗一次澡简直成了一种奢望,近二个多月没洗澡创下我人生的最高纪录。在队领导正确带领下,在自己积极协调、组织和民工队共同努力下,完成近40多公里挖沟敷缆任务,占所管区段70多公里的一半还多,而且没有发生任何安全质量问题,得到随工监理、处、段指挥部的表扬。
       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在武穴市大金镇刘元政村附近接电缆加感头的时候,晴朗的天空突然阴云密布,瞬间下起了大雨,此时测试点通知测试已完,各点可以进行封头。这时接头坑里雨水不断涌进,水位不断上升,情况非常紧急,如果电缆进水,影响绝缘,那就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损害。此时三队指导员(现在叫支部书记)李明勋巡视检查线路到接头点,他看见情况紧急,鞋子也顾不上脱了,就跳到接头坑里,一边嘱咐我不要慌,一边抓紧修整帐篷,让雨水不能淋到接头上,还不时地往外舀水。我急忙喊另外一名职工抓紧点喷灯,自己用钢丝刷打磨套管和套肩,备好封焊用的高温焊锡、抹布和石蜡。雨越下越大,我心里默默念着:这次一定要稳住,按照封焊步骤来,底锡一定要镀好,焊缝强度达到要求,保证不漏气。经过十分钟的封焊,两条焊缝完成,封上气门嘴充气查漏,此时坑里的水还有四十公分深,我们就把气打得足足地,然后把接头往水里一放,仔细观察,“不漏,封好肚脐眼,收工回家”,李指导员说了一声。这时我才伸了一下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悬着的心方才放下。这时,三个人看着对方脸上和身上的泥水,会心地笑了!最终,京九线验收,我们负责的蕲春至孔垄段气压一次性验收合格。
       此时干一个工程,就上一个队,人员减少了,工期也缩短了,产值和利润却提高了,基本上是一年多完成一项工程。挖沟、敷缆、打地线、水泥槽和标桩埋设等多数体力活都包给劳务队干,职工就负责带工径路选择、工程质量、管理劳务队伍人员及施工安全。接送工的车也换成了工程专用车,一年四季都不怕风吹日晒。企业文化不断创新,“干一项工程、交一批朋友、占一方市场、创一块牌子”成了我们二段的纲领目标。
       这一时期我参建了南同蒲线、郑洛二期光缆改造、石长线、武广光缆改造、柯柯至天棚光电缆工程的施工,由于自己表现出色,积极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在2000年8月成为一名预备党员!
进入二十一世纪,公司变得越来越强大
       到了二十一世纪,铁路建设由计划经济转变成了市场经济,电气化局脱离了铁道部,取消了免票。二段也根据需要进行了机构调整,由三个队变成八个部:传输一至六部、交通部、光电部,每个部的经理通过竞聘上岗。由经理再从所有员工里挑选需要的职工,这样也就由过去的三个队组建成八个项目部。项目部编制:项目经理、副经理、总工、安质工程师、物资工程师,项目部职工约为30人。经过改制后,一个工程基本一个项目部就能拿下来,既节约了人力,又创造了更大利润,为企业赢得了效益。
       我被分到通信传输一部,担任一部施工生产调度,当时一部职工员有近30人,老、中、青人员组成结构非常合理,有干长途电缆线路、有干站场设备和光缆接续测试的,每个人都能身兼数职,大家在一起工作有激情,生活即舒心又快乐,整个大家庭显得温馨、祥和、团结,充满凝聚力。
       为了干好项目,控制成本,在施工河湛茂和浙赣线时大胆创新,每次敷缆2公里(2盘电缆,1盘光缆),放弃以前每次放缆采取的人海战术(最少五个人,放完缆还要留人配合处理尾工),事先让带工人员把挖沟的径路图画好(隐蔽记录),注明防护材料需要长度,然后通知准备哪天放缆,由项目部提前一天运送材料(钢管、水泥槽和标桩)和光电缆,卸到由带工人员提供的位置存放,第二天一早再装一车防护材料,由我带上对讲机,配合带工人员上午完成2公里敷缆,下午协助处理尾工,最后装上电缆空盘拉回,这样既减少了人员和车辆,节约了各种费用,又提高了职工整体施工能力。项目部的员工都能身兼数职,施工注重安全质量,提高了施工能力和进度,各项工作稳步推进。一部在施工中还特别注重培养年轻人的施工协调、组织、各种操作技能,做到干一条线培养一批技术骨干。
       这个时期,公司、二段管理层及时调整和扩宽经营市场,紧盯铁路大市场,快速进入高速、联通、移动、网通、高铁客专以及地铁风水电安装和智能交通等市场。先后中标:郑少、驻泌、十天、郑石、连霍等高速公路机电工程,承揽”惠州联通“、”天水联通“、”山东移动“、”江苏网通”等四大运营商项目,首次打入轨道交通市场:“深圳地铁1号线”,“武广高铁”让我们顺利进军高速铁路。通过这些工程的中标,极大鼓舞了二段员工的士气,让员工看到了企业的未来,身为中原铁军的一员,由衷地感到自豪!
       2013年6月,我通过竞聘成为第一项目部党支部书记,身份的转变,工作的重心也从施工生产向党建工作转移。在我任职的六年里,始终坚持以施工生产为中心,为确保施工生产安全有序进行提供坚强的保障。2016年一部参与了的新建南昌铁路调度所工程,该工程起点高、标准高、要求高。为了顺利完成,第一项目部党支部通过开展“亮身份、展作为”活动,让党员在施工中佩戴“党员先锋岗”胸牌,敢于亮出身份,让员工监督。树立榜样力量,一部大力宣扬先进典型和先进事迹。我的师傅赵明文,是一位老党员、老工长,也是三队一部的老师傅,去年五月退休了。在南昌调度所工程施工中,赵师傅充分发挥党员的“传、帮、带”作用,利用自己的经验和技术为一部培养了一批技术骨干力量。为了不影响工作,他把常年患病的妻子带到身边,边照顾边工作。我对师傅说:“实在不行就请假回家照看吧”,他说:“现在一部正适逢青黄不接的时候,现场施工人员技术力量薄弱,我作为一名老党员,就更应该站好最后一班岗,把自己的施工经验和技术尽快交到年轻人手中,这是我的责任,这样我也可以放心地退休了”。师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2017年3月,公司进行改革,二段更名为“通信分公司”,一部也更名为“通信分公司第一项目部”。随着企业的发展,为赶超德国工艺,通信人经过不懈努力和探索,终于闯出自己的品牌,“平齐线”荣获“工艺一流、铁军楷模”的光荣称号,获得业主的高度评价;顺利完成分公司第一个大型综合设备安装项目——“新建南昌铁路调度所工程,项目建设从安全防范,质量把控上面严格把关,规范施工工艺标准,工程质量得到建设单位、集团公司领导的好评,为公司和分公司在弱电市场经营开发奠定了基础;按期安全、优质、高效完成“厦门地铁1号线风水电安装工程”,工程质量得到厦门轨道公司一致认可;承建郑州轨道交通5号线通信、综合监控和自动售检票系统施工安装工程施工已经投入使用,全体参战员工正在梳理剩余工作,全力为运行保驾护航。
       现在正在施工的厦门轨道交通2号线通信、综合监控和自动售检票系统施工安装工程和车站设备安装及装修工程施工,济南R3弱电项目,以及郑万铁路(DK257+879——DK357+613省界的通信工程等创造了分公司的历史新高,不断书写分公司的历史新篇章。
       四十年的风雨兼程,四十年的砥砺前行,四十年的不断追求,四十年的痴心不改,铸就中原铁军魂。三公司员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建精品工程”为己任,以“擦亮中原品牌”为宗旨,以“建成行业内数一数二标杆企业”为目标,三公司正如一艘雄伟的战舰,乘风破浪,不断前行。



作者:李彦伟  来源:第一项目部

上一篇:踏实肯干共筑“强国梦”

下一篇:插上科技的翅膀 通信人放飞梦想

通信分公司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