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 >>职工文苑
酱思
访问数:123      发布时间:12-02   

       那天在食堂吃早饭,吃的是稀饭、馒头和炒萝卜干,看着手上的馒头,突然间感觉到似乎少了些什么,是酱,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母校做的西瓜黄豆酱了,那时是我们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食,在我的童年的时光里竟然和馒头形成了最搭的美味。
       母亲是一个乐观的人,负担着照顾五口之家的生活压力,但是生活中的她总是洋溢着自信的笑容,母亲喜欢唱歌就如同她热爱生活一样,在生活中她竭尽所能给我们做出最美的食物,其中西瓜黄豆酱便是她经常制作的美味。每到夏末之时,西瓜也很便宜,就拿小麦换西瓜,跟在她的身后,拉着她的衣服,兴奋地跑到十字路口吆喝西瓜的四轮车旁,满满一车高高鼓起的翠绿西瓜,看着母亲和卖西瓜的在那里讨价还价,然后拿着西瓜一个个拍着挑拣着,仿佛她有双火眼金睛,可以一下子辨别哪个瓜是沙瓤的哪个是生瓜,挑瓜装袋,卖西瓜的把称杆高高举起,然后拎着大包的西瓜往家里背,我在后面也抱着一两个瓜跟随着,仿佛如获至宝,进到自家的院子里,得意洋洋的向姐姐们炫耀,然后手起刀落,大快朵颐。
       母亲接着选黄豆,用簸箕将黄豆们高高扬起,黄豆在空中排列成各种组合然后全部又颗粒归仓,一个也没有落到地上,反复几次之后,豆便干净了,洗干净后倒入锅中,随着柴火噼噼啪啪的燃烧后便在沸腾的水中散发着豆香出来。黄豆煮熟后撒上盐和酱油,也是一道美味,不过这都是西瓜黄豆酱诞生前的开胃小菜,真正让人垂涎欲滴的美味还在后面。
       阳光透着薄薄的纱照在正在晾晒的黄豆上,黄豆也在黑暗中慢慢地发酵,院子里会散发着奇特的酵香,让人陶醉,就连走过它们的时候也会变得小心翼翼,仿佛害怕打断它们发酵的节奏,一天天过去,我时不是地会掀开看下黄豆的变化,看着白色的绒毛渐渐地给黄豆穿上了衣服,黄豆里的水分也渐渐的干涸,可以下酱了。在配置西瓜汁的时候,看到的是鲜红的瓜汁掺和在豆儿里,它们在融合,直至成为一体,每天把几个坛子放置太阳光下晒得时候,先要用干净筷子搅一搅,此时你总想闻一闻筷子上的酱汁的芳香,一天比一天汁儿少,一天比一天芳香浓烈,直到汁儿基本晒干,酱就成了。
       时至今日,二十多年过去了,那种味道在我的记忆里仍然留着香味,母亲在熟酱的味道,整个屋子里被姜、葱、蒜和油包裹的酱香充盈着,母亲喜欢放葱,多放几段葱绿会特别增加胃口,往往还没有结束我拿拿着馒头便往锅里蘸,母亲总是的溺爱地看着我,允许我和姐姐们拥有着“没有规矩”的特权。看着我们津津有味的吃馍蘸酱,她的脸上便会浮现出愉悦的笑,这对于我来说便是幸福,家人一起,不需要锦衣玉食,有母亲在身边,即使普通的食物在她的手里都会变成神奇的美味。
       如今我常年在外地工作,母亲打电话时也免不了叮咛几句,说些照顾好自己的话,我现在早已成年并在外漂泊近二十年,在母亲眼中却是仿佛永远长不大的孩童,昔日上学时,母亲让我带些茶叶蛋、烙饼和酱在路上吃,我便全然拒绝,现在则全数带上,从家里带出来的食物倍感珍惜,总会细嚼慢咽,不忍一下吃完。人越长大,便对家乡的眷恋多了一分,正如那一道香气萦绕红肥绿瘦的西瓜黄豆酱,覆在松软的馒头上,入饕餮之口,常慰漂泊之心!



作者:黄俊伟  来源:第九项目部

上一篇:家有表妹初长成

下一篇:脱单前的“工作”

通信分公司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