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 >>职工文苑
裹在夜色里的人
访问数:127      发布时间:12-02   

       他是夜的朋友,他喜欢夜晚,夜晚大部分是安静的,他喜欢春夜里生长,夏夜里的芬芳,秋夜里虫鸣,冬夜里清冷,有时候他喜欢一个人静一静,什么都可以不想,有时候他会看着夜风吹舞着枝头摇曳,对他来说可以汲取一些力量,驱散走身的疲劳。
       长夜
       他喜欢夜的宁静,可夜色通常是忙碌的,热烈的,在开完分工会之后已经十点多钟了,他便打车去了28公里以外的天竺山仓库,他要把24盘光缆和漏缆装到车上之后运送到海沧大道和东渡车站,明天一早上要进行敷设施工,在穿过厦门大桥时,他看到了远处海沧大桥和集美学村的夜景,桥上一排排多彩的光在述说着这个城市的辉煌,集美鳌园也能很清晰地勾勒出海和岸之间的界限,如果能欣赏一下这里的夜景,吹吹三月的海风,也不件不错的事情。
       车辆行驶很平稳,在他联系完两台9.6米和一台6.8米的货车之后,他的心也慢慢地放松起来,眼皮开始打架,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先休息一下吧!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老板,到地方了,醒醒!”司机把他叫醒了。
       睁开眼睛一看到了料库,马上精神振奋了一下,料库的人员现在已经全部进入了工作状态,叉车叉缆的声音,人员抬漏缆和相互之间的吆喝声,作为通信的物资部长,他必须统筹全局,明天需要用的东西一件也不能少。反复核对光缆和漏缆的长度、盘号和标识,现在区间施工的压力比较大,物资是保障,现场施工一点儿也不能耽搁。
       凌晨两点多钟,在人员的努力下,所有的缆已经装上了车,直到三点多钟全部到达目的地之后他让司机一直车站等着,因为第二天早上开始施工,在完成这些工作之后,他在料库找了个铺睡了下来,明天一大早电话可能比闹钟还要早,工程的大干就是这样,他已经适应了,这个夜很长,但是马上就要过去了,得抓紧时间好好休息了。
       午夜
       每次回来的时候都刚好赶上饭点,吃饭的时候偶尔会看到桌子上放的芒果,才知道原来芒果已经成熟了,项目部门口的芒果树每天早上都会往下掉,不过今年掉的少,去年的时候每天吃芒果吃的都腻了。从18年8月中旬开始,要配合进行3号线投标,他做的通风专业的物资询价工作,电话从早打到晚,大会议室的空调每次都开得特别凉,最近即使多加了一个外套仍然感觉到冷,咳嗽一直没有停过。
       回到项目部之后吃晚饭,开会,然后开始自己本应该白天要做的工作,物资招标的相关事宜,在8月到10月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的本职工作都是在晚上完成的,打电话进行询问招标相关事宜的时候,有的人已经进入了梦乡,经常厂家会跟不上他的节奏,但想成为他施工项目的物资供应商,就应该能够适应这样的时间,他给自己设置的时间是午夜12点钟,这个只能工作到这个时间,熬夜是会伤身体的,所以12点钟之前停止工作不算熬夜了,他成功的延迟了夜的时间,在他看来,12点钟之前就是傍晚,12点钟之后才算是夜真的来临了。他熬了2个月的“傍晚”,白天在负责3号线物资询价的事情,晚上负责2号线通信物资招标的事情,人常说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他做到了,代价便是经常会听到他因为受凉而发出响亮的咳嗽声。
       不夜
       生活便是一个个地考验,2019年比其他年都要忙碌一些,10月之后就是11月,对于通信分公司来说有两件大事彰显了分公司的高光时刻,一个是10月24日承办公司第二届青年技能竞赛暨通信专业技能大赛,一个是11月13日承办的中铁电化局第六届青年技能竞赛暨“晓林杯”通信专业技能大赛,主场都在厦门料库,这么高规格的两场比赛发生在他的“地盘”上,这个物资部长能做的就是连轴转,把自己转成一只飞快运转的陀螺。凌晨两点钟,还在为参赛选手服务,他就睡在料库,为现场服务。大到一个机柜,小到一个螺丝,都精心挑选,为了一个蓝色的固线器,他在网上和实体店里不停地打电话询问。
       这里是“不夜”之地,绿色的地板,耀眼的灯光将这里照耀地如同白昼,中铁电化局通信专业的技能竞赛在海滨城市厦门得到了最高规格的礼赞,这是局级比赛,带着所有工作人员的默默付出和辛劳,不负使命。一个人能做的事情往往比他想象的还要多,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时间,压缩了睡眠,为比赛尽了全部的努力,比赛过后他想好好地睡上一觉,再美美地做一个梦,既不会被闹钟吵醒也不会被电话吵醒的梦。
       月夜
       夜给他开了两个玩笑,几乎是两个相同的下弦月,无力地挂在低沉地夜幕里,周围的星也是惨淡的,不清晰的,它们就在远远的天边,不可捉摸,似乎代表着他的无力。
       一个玩笑是第十天的晚上,她那么可爱,睡觉时那双小手紧握着的小拳头,他的一只手就可以把它们握住,他不敢碰她,害怕娇嫩的肌肤会被他粗糙的手碰到,又忍不住想抱抱她,他想自己是前世多大的福气才迎来了两个可爱的人,她和她的妈妈。她真是婴儿般的睡眠,晚上有时候哭的挺厉害,他就手忙脚乱的起来给她换尿不湿,一天下来和没睡一样,不过他心里是愉悦的,没有什么比抱着自己的女儿更感觉到幸福的事情了,当她睁大眼睛看着对他笑的时候,他的心都融化了,为了这个笑,再拼也是值得的。
       人的适应能力总是惊人的,他很快适应了父亲的角色,娴熟地冲奶粉换尿布,就连裹她的手法也学会了两种,他完全胜任了他的角色,直到第十天,他去工地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奶粉的味道,看到了天上的下弦月,再看了看自己的行李,身上带着小生命的气息融入到这轮月夜里。
       另外一个玩笑是十个月之后,她高烧不退,妻子给他电话让他快回来,电话里面充满了无助,他马上买票回家。飞机在云层里穿梭,这轮下弦月离得更近了,他的内心充满了焦虑,对于家人的愧疚让他充满了自责,他在想着一定要好好地弥补她们,做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
       三天之后,他便在妻子的催促下离开了家,妻子内心坚强,如果不是感觉到特别无助,她不会给他电话,他知道妻子对他的不舍,妻子则知道他工作重要,她说她能够处理好家庭的事情,让他不再操心。
       他又一次融入到夜色里,他对自己说,生活总会给他开几个玩笑,没关系,人必须要学会适应,带着家人这份关爱,继续努力,这对工作来说是最好的动力。
       他叫曹亚辉,中铁电气化局三公司通信分公司第九项目部厦门地铁2号线通信物资部长,今年28岁,他喜欢夜的安静,那样可以使他的工作更加高效,他喜欢夜的深沉,那可以给他留下空余的时间让他去思考,他喜欢夜晚的微风,那微风吹过摇曳的枝头会把他的思绪带到心爱的人身旁。



作者:黄俊伟  来源:第九项目部

上一篇:暂无信息

下一篇:善待陌生人

通信分公司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