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文化 >>职工文苑
白马河边的挑水人
访问数:119      发布时间:12-26   

       村后有一河,名叫白马河,河水清清,常年流水不止,河滋养着两边的田地,也滋养着两岸的村民,河有三四米宽,河水汛期来临时会有齐腰深,平时水刚没住小腿,河的那一边是菜地,浇水的时候便在河里取水,河上最近的桥离这里有一里地的路程,所以村民害怕绕远,平时过河也是脱鞋光脚涉水而过。
       村子里有个四十多岁的傻子,大家叫他傻发,他个子不高,身强力壮,一见人就笑,大家见他傻却有一把力气,就使唤他让他干活,他来者不拒,最经常就是去河边就是挑水浇菜,浇完东家后西家也让他浇,所以有很多时间他都在河边挑水浇菜,村子谁家的厕所满了就找到傻发。
       “发儿,我家毛缸满了,你把粪挑我家菜地吧!”
       “……嗯,……中!”傻发边笑边用含糊的声音说着。
       傻发干活很讲究,他把粪装的满满的,一根扁担就挑起来了,一点也不洒,路过白马河的时候他也会汲水而过,把鞋脱掉攥在手中,小心翼翼地下河趟河再上坡,那片菜地在傻发的浇灌施肥之下变得的愈发碧绿,村里面有一半人吃的菜都经过傻发的打理。
       借着河水之利,许多村民散养了些鸭子,这些鸭子早上就聚在河边,日落便各自回家,白天在河边找些东西吃,傻发除了浇水还负责看鸭子,有些鸭子下了蛋他就根据鸭子颜色记住是哪家鸭子下的蛋,把鸭蛋收了之后给,送过去,有时别人问他讨鸭蛋,他也不给,用含糊不清的话说着这是谁家的鸭蛋,要给人还回去。
       傻发与世不争,从不问别人索取什么,别人让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谁家有红白事儿都喜欢叫傻发去烧火,他烧火烧的特别好,别人愿意给口吃的他就吃,不愿意给的话他也会一直做不去,似乎永不知疲倦。
       傻发有兄弟三个,他是老二,其他兄弟都成家了,他因为傻找不到媳妇儿,只能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生病他去找两个兄弟,他们都不闻不问,傻发后来无奈,推着平车,车上放着稻草褥子破被子将父亲送到医院治疗,医院知道他们家的情况,被他的孝心感动,免了医药费,父亲算是救了回来。
       傻发闲来还在河边给人在河边浇水,一桶一桶地浇水就是他的生活,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生活,他的生活仿佛一成不变,即使他父亲去世后也是如此,他父亲埋在河边不远的坟地里,出殡那天他趴在父亲的坟头上大声痛哭,大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听得出来的他哭的悲痛,像一个孩子般的绝望。
       傻发的世界里面接触的人太少,少到一条街就数得出来,世界上那些让别人听起来热血沸腾的励志故事对于他来说没有用,他就是守着一条河慢慢孤独老去,像河边长的茂盛但终究会枯死的野草,无人问津,但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存在着。



作者:黄俊伟  来源:第九项目部

上一篇:有志者

下一篇:在攻坚克难中彰显人生价值——记厦门地铁机电项目部副经理任亚峰

通信分公司公众号